百合厨SAM

微博@百合厨SAM 萌各种百合CP,专长安利+写文,脑洞突破天际。Black Hill,Brittina, JJXEmily, 肖根肖, Cophine, Doccubus,CA...

There She'll Be

第二章 All of the Stars

    又是一天的急救训练,任家萱揉着酸痛的胳臂回到宿舍。“Hey,终于周末了,你有什么打算吗?”室友正在床上躺尸,听见她进来了,脸埋在枕头里瓮瓮地问道。

    “休息,我需要休息。”女人一下瘫倒在床上,连续高强度的CPR训练让她精疲力竭,她现在还隐隐约约能够听见导师在自己耳边大吼大叫的声音。“你呢,你有什么周末计划吗?”

    “我在法国的朋友约了我出去Party,我需要酒精,很多很多的酒精。”室友哀嚎着将脸又埋进了枕头里,“你说他们为什么要拿把枪在你面前晃来晃去呢?我们是来做医生的,又不是来打仗的。”

    “哦,我们导师也是的,说是要让我们习惯在这种环境下工作。”女人说着说着声音就渐渐小了下来,词语含混在一起。她实在是太累了,她需要睡觉…

    “叮!”手机铃声将她从睡的边缘拉扯回来。女人长叹一口气,摸出了手机。

【From:加滑

嘿,辣妞~我们周末打算去巴黎腐败一下,你要不要一起?】同处异乡让三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有什么好吃好玩的都喜欢一起去。

    女人犹豫了一下,身下的床铺正在热烈地召唤着她,她能够感觉到上下眼皮迫切地想要团圆的冲动。可是一想起巴黎,埃菲尔铁塔,香榭丽舍大道…浪漫之都的诱惑最终超越了对睡眠的渴望,她眯着眼用手机按下几个字:【好啊,什么时候?】

    对方立刻回复了:

【From:加滑

明天早上0900在医疗站门口接你,要穿得美美的哦。】

    女人长舒了一口气,安然回应了床铺的召唤。

 

    第二天早上,当任家萱拖着小行李箱走到门口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摆好Pose在等她了。团长换了一身帅气的运动装,旁边的警卫穿着黑色衬衫,两个人都戴着深色的大墨镜靠在身边的Jeep旁,让女人忍不住地笑出声来。

    “什么事情这么好笑啊?”团长笑笑地看着她,打开车后座的门。

    “你们怎么搞得像是黑社会一样啊。”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掀短发女人压得低低的鸭舌帽,“你这是什么啊,嘻哈歌手吗?”

    “喂,很帅的好吗!”对方一把按住她的手,噘着嘴又把帽子戴好,“那你不说她?她更像黑帮老大好吗!”

    Selina看了一眼旁边扶着车的Hebe,“噗嗤”一声:“她比较像黑帮老大的保镖吧。”眼看着小个子警卫的嘴就撇下来了,连忙又补充道:“不过你是帅的,特别帅。”

    Hebe这才又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一把挎过眼前人,“走,女人,带你去巴黎花天酒地去。”

    “哈哈,你不怕她把你吃穷了?”团长忍不住揶揄道。

    “陈嘉桦!”女人一巴掌朝她拍过去,被职业军人毫不费力地闪开了,“你不要得罪我!我很凶的!”

    “哎哟,我好怕怕哦。”团长一边笑着一边跳上了驾驶座。

    去往巴黎的旅程就在三个人的吵吵闹闹中开始了。

 

    “哎,美女,想去哪里玩啊?”团长一边开着车一边问后座的人。

    “嗯…我想想…去看埃菲尔铁塔,然后买包包,最后去吃大餐!”女人透过后视镜坏坏地看着两人,“你们请客!”

    前排的两人同时“噗”了一声。“喂,小姐,你是来敲诈的啊。”小警卫忍不住道,旁边团长安慰地拍了拍她,“就靠你了,是你说要带她去花天酒地的。”

    “我…”小警卫的表情就像是吃了三吨瘪似的,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

    团长拧开收音机,电台正好放着All of the Stars。“诶,我很喜欢这首歌!”Selina立刻说道,“出国之前的那段时间一直在听,每次听到都很想哭。”说完,还跟着收音机轻轻地哼唱了起来:”So can you see the stars over Amsterdam? You're the song my heart is beating to. (你在阿姆斯特丹能否看见这漫天繁星?你是我心为之跳动的旋律。)”

    “那你看电影岂不是要哭得很惨?”团长打趣道。

    “所以我没有看电影啊。”女人很骄傲地挺了挺胸,似乎对自己的机智特别满意。

    “…我刚刚查了一下,这电影好像还没下映哦。”一直看着窗外的警卫忽然默默地来了一句。她转过头来,就瞧见Ella冲自己邪恶地扬了扬眉毛。两人在电光石火之间就达成了共识:

    “今晚去看电影吧!”

 

    三人在住处稍作休整。一进门,Selina就发出了不满的抗议声:“为什么这里只有一间卧室一张床啊?!”

    “哎呀,这是我一个老战友的单身公寓,他最近出国了说可以让我们暂住。”Ella一边将她的粉红色小行李箱拖进门一边解释道,“你就不要那么讲究了,省好多钱呢,用来吃饭好不好?”

    “可是…”女人不安地看了一眼进来的两个人,为什么总有一种掉进狼窝的感觉?可是想了想,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于是也只好无奈同意了。

    …当她晚上想要奋力挣开两个色狼的左扑右攻的时候,她会无比后悔自己此刻的天真。

 

    “哇,这个看起来好好吃。”女人两眼放光地看着眼前的法式鹅肝,小心翼翼地戳了一块放进嘴里,脸上顿时洋溢起一片幸福的光芒。

    “嗯嗯嗯嗯嗯…好吃!”

    对面两个人有些好笑又宠溺地看着她大快朵颐。“对了,你最近在MSF(无国界医生)那里干得怎么样?”Hebe一边嚼着佐餐面包一边问道。

    “训练好辛苦哦。”一讲到这个话题,女人就有倒不完的苦水,“做CPR训练做得手都快要断掉了,说要增强我们在高压环境下长时间工作的能力。”

    “嗯,这个是很重要的。”Ella在一边点点头,“我们的命就靠像你们这样的医护工作者的守护了。”

    “嗯,我知道。”Selina有些认真地点点头,“所以我也很努力。毕竟等到了实地工作的时候,就都是活生生的人命了。”

    “对了,我们下星期就要外派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Hebe在一旁说道。

    “嗯,我下星期也要跟着MSF去海外了。”家萱的话引起了对面两个人小小的惊讶:“诶?你才来没多久就要外派了吗?”团长皱起了眉头问道。

    “导师问我要不要跟着她一起去非洲,我就说好啊。”女人很淡定地说着,就好像自己不是即将前往一个未知的战乱又贫穷的地区一般。

    “哇塞…”团长小声感叹道,“没想到你这女人胆子比我想象的要大诶。”

    “没有啊,我还是很怕鬼,怕虫子,还怕黑。”Selina耸耸肩,“不过都来了MSF了,早晚都是要去的。那就去呗,去就知道是个什么样的状况了,毕竟模拟训练比不上实地。”

    “嗯…嗯…”警卫一边听着她说,一边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放心啦,”女人伸出手来拍拍她的手臂,“你们也是啊,你们也要注意安全,等下次回来了我们再一起出来腐败,你们请我吃米其林大餐!”

    “啊!你个周扒皮!”片刻的凝重瞬间被打破,三个人继续说说笑笑地吃完了余下的食物。

 

    接下来的那个下午是在逛街中度过的。某人虽然嚷嚷着要把另外两个人买到破产,可是逛了半天也只是买了冰淇淋,三个人一边吃着一边在夏日的巴黎街头闲逛着。

    在街边一家看起来十分有情调的小馆吃完了晚餐,Hebe找到了一家正在放星运里的错的电影院,两个军人在小护士的苦苦哀求声中把她连哄带架地弄进了放映厅。

    “啊…我真的不想看这个电影,我会哭很惨的,很丢脸。”一坐下来,Selina就扁着嘴抱怨道。

    “好啦好啦,我保证你就算哭成小花猫我也不会笑话你的。”Ella伸出手来搂了搂她的肩膀,“话说,电影就算了,怎么连听首歌你都想哭啊。”

    “哎呀,没有啦…”女人捂着脸,似乎有些害羞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她才说道:“我小的时候,喜欢过一个人。”

    “哦?”Ella饶有兴趣地侧过身来看着她。

    “TA和我是一个小区的,算是邻居吧。”女人回忆着,露出一个怀念的笑容,“小的时候,每到周末,TA就会来找我玩。我家住在一楼,TA就在我窗口底下喊‘萱萱姐姐,萱萱姐姐,出来玩啦!’,然后我就会很开心地跑出去。”

    “哈,青梅竹马,好可爱。”Ella想了一下小时候的Selina,肯定是个可爱的圆脸小公主。

    “后来大概是上中学的时候,TA跟着爸爸妈妈出国了。”女人的语气中有些失落,“我们就断了联系。”

    “难怪呢…那首歌就是讲异国恋的。”Ella同情地晃了晃她,“那个人叫什么名字?说不定哪天我们外派的时候会遇到。”

    “TA叫…”Selina刚开口,就被抱着爆米花和饮料进来的Hebe吸引了注意力。“加滑,你的饮料。Selina,你的饮料和爆米花。”她有些无奈地把小份爆米花放到欢欣鼓舞的女人怀中,“真是受不了你了,你不是刚吃完晚饭嘛。”

    “看电影吃爆米花是仪式!仪式懂嘛!”Selina一边说着一边报复般地将手中的爆米花弹到对方身上。

    “喂!”Hebe刚想发作,放映厅里的光线就暗了下来。

    “好啦好啦,看电影了,安静。”

 

    “哇塞,小姐,你真的是水做的欸。”电影散场之后,Hebe抱着一堆湿哒哒的纸巾球走出放映厅。

    “我都说了我会哭啦,都怪你们!”Selina哭得小脸红扑扑地冲她吼道,“呜…我要上厕所。”

    另外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这姑娘…还蛮好哄的。”Ella喃喃道。

    “…习惯就好。”Hebe无奈地跟上小护士离去的步伐。

 

    Hebe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Ella已经在门口等了,“哇,这么快啊,你在隔壁站着尿的?”

    “去你的。”团长伸手就是一拳,被小警卫大笑着闪开了。

    “诶,话说她们也是去…”两个人正趴在走道的栏杆上看着楼下买票的人群,Hebe忽然想起之前Selina说过的话。

    “是啊。”团长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不是和我们去同一个地方。”她看了一眼身旁的人,“你希望她们跟我们去同一个地方吗?”

    小警卫沉思了一会儿,“想…也不想。”

    团长叹了一口气,“唉…我也是。”

    两人等了半天也不见Selina从厕所出来。“这个人…掉厕所了啊?”Hebe狐疑地跑进去检查了一番,然后很快地出来了。

    “她不在里面。”

    “Shi…”团长忍住没骂出声,立刻掏出了手机,“…她不接电话。”

    这下两人有些慌了,“分头找,在门口集合。”团长一摆手,两个人就匆忙下了楼。

 

    “这两个人…跑到哪里去了…”Selina不满地站在电影院门口咕哝着。“难道还有别的出口?”她心想着,看到还有人从旁边的小巷子里面走出来,抬脚便往里面走去。

    “…没有啊…”找了一圈,决定还是打电话好了。她刚将手机掏出来,就听到旁边有人说了一句:“喂,小妞,把手机交出来。”

    因为对方说的是带口音的法语,女人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两个不认识的男人朝自己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一把就抢走了她手中的手机,另一个上来就拽她的皮包。

    抢劫!还未待她来得及呼救,就听见巷子口传来一声怒吼:“喂!放开她!”转头看到Ella冲了进来。抢她手机的劫匪才刚掏出弹簧刀,就被冲过来的团长一脚踹倒在地,沙包大的拳头照着面门砸,瞬间鼻血四溅。

    “嘉桦!”她一听见家萱的尖叫,立刻回过头来,就看到另一个劫匪正从皮带里掏出枪来。

    “Drop it!”冷冷的一声,从巷口传来。Hebe端着手中的枪,缓缓向他们走来,枪口纹丝不动地钉在劫匪眉心的方向。

    对方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扣着扳机的食指稍稍加了一些力度。

    “不要想着拼一下,我在外籍兵团是射击测试综合第一。”警卫换成了法语,“比速度,你赢不了我的。”

    劫匪犹豫了。就在他分心的刹那,一旁伺机而动的团长瞬间暴起,一把拧下了他手中的枪扔到小巷尽头。男人嚎叫着挥拳朝她打去,被一下格挡开来,心口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个肘击,“砰”地一声撞在身后的墙上,眼前金星直冒。

    此时就听见尖锐的警笛声,三个女人还未反应过来,顿时被警用手电的强光晃瞎了眼。“警察!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原来是小巷里的动静惊动了附近的行人,报了警。

    “我们是外籍兵团的,拥有持枪许可,并且是正当防卫。”团长立刻举着双手走上前去。家萱经过短暂的惊吓,也立刻恢复了过来,赶忙帮忙解释道:“是的!那两个人!”她指了指此刻躺倒在地上,失去了反抗能力的两个劫匪,用结结巴巴的法语说道:“他们想要打劫,是这两个人救了我!”

    警察看了看她们两个,示意了一下身后默不作声的Hebe,“那她呢?”

    “她是和我一起的。”团长解释道,“我可以给你看我们的证件。”

    “嗯,她是好人。”家萱握住了小警卫攥着枪的手,小心翼翼地将那致命的武器从她手中拿过来放到地上,然后担忧地看着眼前的警察。

    警察看了她们一眼,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两个人,散落的手机和女式钱包,挥挥手,“那你们跟我们去警局做个笔录吧。”

 

    做完笔录,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三个走出警察局。

    “你傻啊,闹市区你拔什么枪。我就在旁边,你稍微让他分个心不就行了。”团长还在骂小警卫傻。小警卫气鼓鼓地听着,忍不住回了句嘴:“可是他都掏枪了!我不是担心嘛!”

    “你…”团长还想说些什么,就被Selina打断了。

    “今天真是多亏了你们!”女人笑着跳过来勾住两人的脖子,一人亲了一下脸,“我的英雄们,没有你们我该怎么办啊。”

    (稍后的深夜,当Selina推开一张咸猪嘴又脚踹开另一只咸猪手的时候,她的内心在呐喊:“没有你们也挺好的!!!!!!!”)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