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厨SAM

微博@百合厨SAM 萌各种百合CP,专长安利+写文,脑洞突破天际。Black Hill,Brittina, JJXEmily, 肖根肖, Cophine, Doccubus,CA...

Gentle words

根妹是随便挑了个人吧...

POI百合病社:

J.Diction:



"Emergency, meet me at Ritz-Carlton".




埋伏在废弃大楼的Shaw刚扣下扳机灭了最后一个敌人,耳边就传来了Root的指令。除了简单的一句话没有其他前因后果,不过倒也很是她的作风---故作神秘,却从不出错。




把一根棒棒糖塞进嘴里,Shaw心里边抱怨着边利索地收了枪消失在黑夜里。








出乎意料。




Ritz-Carlton迎接她的并不是一贯的枪林弹雨或诡秘安静。这里只有一个盛大的舞会,吵杂的记者和闪光灯倒是让场面显得有些混乱。不过,再怎么看也算不上危险吧。








正疑惑的时候,一只手柔柔搭上她的肩膀揽住她。




"Sameen." 




转过身,一席宝蓝长裙的Root正似笑非笑看着她,难得的华服让她本就精致的脸庞更添几分风采。








"What the hell is going on here." Shaw此刻无心欣赏,因为格格不入的氛围让她很清楚的觉得:自己被耍了。




"我需要一个舞伴,这难道不算紧急吗?" Root向她眨眼,却感觉Shaw的枪已经抵在了她腰间。




"I don't have time for this."




"好吧,那看来我今天只能自己完成任务了,我不过是听说今天在场有超过10个人想绑架他,不过没关系,我想我能搞定的。”




Root喋喋不休的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已经转身走到几米开外的Shaw站定,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退了回去,Root眼里含笑,似乎对于Shaw会回头这件事成竹在胸。 




"Alright, You are the boss.Let's go."








也许是今天的安保工作不太到位,又或许是Root搞了什么鬼,总之没人注意这个穿着黑风衣来参加舞会的女人,也没人知道她外套下面藏着几柄枪。Shaw面无表情跟着婀娜多姿的Root走进了会场。




她拿了杯酒随便找了个角落坐下不打算说话。在危机出现之前,疲惫的她只想让自己隐形。








相反,Root那边就完全是另外一番光景,没一会儿的时间她已经喝了好几杯香槟。至少有四个男人和她搭了讪,她还和其中两个跳了一曲。难道是为了接近目标吗。Shaw这么想着。








Shaw不习惯太过缓和的氛围,并且从进场到现在也没人告诉她今天的任务是什么。抬眼看看和别人谈笑风生的Root,Shaw觉得莫名怒火中烧。








她走到正热聊的两人身边,一言不发直勾勾盯着那个恨不得用目光把Root生剥活吞的男人。Shaw大概忘了自己不说话且生气的时候有多可怕,脸上清清楚楚的写着:walk or die.




男人表情尴尬的对Root点了点头,意犹未尽地离开。Shaw转过头看着Root,她却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若无其事又喝下了一杯酒。




"Are U kidding me."




"What?" 




"到目前为止,我什么危险都没有发现,相反,我倒是发现你想和这里每一个男人上床."




"Sam. 你这样说太伤人了,我只是想找点乐子,生活这么紧张,偶尔让自己放松一下而已。"




"不好意思,我没时间也没兴趣找乐子. 要不然这样,你继续你的调情,我回家睡觉,反正我也不知道我来干什么。"








收起了似笑非笑的表情,Root此刻冷的像一块冰,"Joseph Pauls,这家酒店财务总监的儿子,他就在你9点钟方向。"








Shaw顺着视线看过去,那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人正在和一个女人聊着天。等Shaw收回目光,Root已经不见了。








虽然有了目标,Shaw还是觉得百无聊赖,好在会场的食物倒是不错,她嘴里塞了一大堆吃的正不亦乐乎的时候,Joseph和那个女人准备离开。Shaw发现他们没有出会场,只是进了电梯,然后拉扯拥吻进了高层的酒店房间。




Shaw撬开隔壁房间的门,里面一片漆黑,也没人入住的痕迹。听隔壁的动静,看来目前为止除了两个欲火中烧的男女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她躺倒在柔软的大床上,睡意几乎把自己侵蚀。








嘀嘀。听见了有开门的动静,Shaw快速起身,把枪握在手里,她决定不管进来的是谁都先放倒再说。




门打开,一个人影出现,在对方还来不及开灯的时候,Shaw举起枪托迎上去,但却被稳稳揽住。








"It's me." Root的声音传来。




"你怎么在这。"




"这该是我问你吧,我今天下午预订的这个房间。"








Shaw耸耸肩,反正自己永远比这个女人晚一步。




"没事,我不会赶你走,毕竟我们是搭档。暂时。"








Root脱下了外套走到橱柜前拿出一瓶烈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靠在沙发上一口一口品尝,再不发一言。这空间似乎并没有另一个人存在。




Shaw拿起Root开了的那瓶酒,起身走到阳台,直接仰头往嘴里灌。冰凉的触感让脑神经全部清醒了过来。今天她从早到晚都在奔波,现在也依旧是待命状态。这短暂的放松还得感谢隔壁酣战的男女。




她目不转睛俯视这个城市,它很美,但是很危险,偏偏,她就喜欢危险,平淡的日子还真不知道怎么活。




酒已经喝了半瓶,隔壁男女依旧干柴烈火,Shaw琢磨着干脆去睡一觉,或者泡个热水澡。








直到她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随时御敌的本能让她想反击,但是却被抱的更紧,"Sameen, talk to me."  




Shaw无可奈何任由背后的女人将自己搂得越来越紧。




"please."Root贴着Shaw的耳边轻轻柔柔说。




你不是只喜欢和你的机器说话吗。Shaw心里这么想着转过身看着她。








"你喝多了。"




"没有。"




"你今晚一直在说话。"




"我只想让你跟我说话。"




"你想让我说什么。"




"我...我不知道。"








Root只穿着长裙,在呼啸的风中显得单薄。Shaw心里有微弱的疼惜。




"有时候,我只想和你待在一起,可你总是不理我。" Root冰凉的手掌覆住Shaw的脸颊。








"嘴除了说话,还有别的用途。"




Root不知所以。








Shaw仰起头,对着Root的唇狠狠吻了上去。双手牢牢把她锁进怀里。




"Don't waste time with them, You are mine."在呼吸间隙Shaw开口。




"Prove it." Root扬起微笑,顺势抓住Shaw的衣领,把她扯进房里。






评论

热度(98)

  1. FaithJ.Diction 转载了此文字
  2. RiJ.Diction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J.Dicti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