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厨SAM

微博@厨砸_TheGreaterFool 喜欢我的文就好了,请不要喜欢我

Hurt(Brittina)

Brittina真是永恒被虐哭...

旧梦南柯:

*第一次尝试,自然OOC=-=

*虽然是现实背景,但是。。。二设有点多。

*BritneyXChristina,不喜误入

——————————————————————————


夏末的洛杉矶城,秋意已经从SanGabriel山脉渐渐缭绕的雾气中弥漫而来,整个季节里都宛如一面投映着大海的洁净玻璃般的天空幻化出莫测而缱绻的云景,像是从潘朵拉魔盒中挣脱出的幻想终于积攒了时间来蛊惑人心。

夏季的最后一日。阳光正好,海洋季风的声响里也带着离别的意味。

Christina仰起头,仍旧灼眼的天色被她架在鼻梁上的墨镜镜片过滤后乖顺而温婉地落入她的双眼中,她冲着那一轮淡化后的太阳眨了眨眼睛,也意识到手里的书从一个小时前就没有再被翻动一页。

Max被Matthew带出了门,他俩大概正在威尔榭大道的某个角落晃荡吧。

重新坐正后,Christina的目光又一次扫过了摆放在她身前藤编桌上的那本有些年份的相册,那是Matthew今早不知道整理什么东西的时候找出来的,然后在她看书时笑着拿给了她。虽说边角的确磨损得有些厉害,但也不过是收藏了她20岁出头时的部分影像。抱着这样的想法,Christina在一小时前微笑着翻开了它。

可她现在却从心底感觉到了懊恼。

“明明。。。是不该有那张照片的。”

如同尘封了许久的钥匙终于打开了一把被遗忘了的锁,她的大脑在自家庭院宁谧的氛围里开始不受控制起来。而那张罪魁祸首般的单薄纸片被相册压住了一角,安静地躺着。画面不知是时隔久远而褪去了颜色、还是当时摄影技术毕竟落后的缘故,早已没有了鲜活的色彩。

然而那两张青涩的笑容却还是明媚如初,那么长的岁月时光都不曾将它们从Christina的记忆里驱赶走,它们一直蛰伏着,在这个夏日终结的时刻突然出现,然后一如当年一般让她在瞬间溃不成军。

Christina一直以为自己早已忘记了,她以为自己遗忘很久了。

“Brit。。。”

叹息着吐出熟悉的称呼,但她知道已有十多年不曾有人再给予她回应了。

 

 

初见的时候是那个夏天的开始,奥兰多纵横交错的湖泊在逐渐璀璨起来的金色光芒下闪烁着粼光,映衬着整个城市透着钻石一样晶莹的色泽。

由于年幼时家庭的原因、还有一直不曾停顿的迁徙,Christina的身上始终散发着一股疏离而淡漠的味道,就算是在人声嘈杂鼎沸的试镜等候室里,她的四周都像是寒风过境般有些冰冷。但就在她沉默着没有试图与任何人交谈的时候,那个耀眼而热烈的太阳就在拥挤的人群中发现了她。

“hey~ I’mBritney Spears, eleven years old from Louisiana. What’s your name?”

在对方较快的语速后给Christina留下最早印象的,是温暖的棕色刘海和一双大大的亮晶晶的眼睛。

愣了几秒,Christina有些错愕地看着面前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不速之客”,一时没有了反应,直到Britney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又将脸上的笑意再加深了几分后,她才有些结巴地回答说:“I…I’m Christina Aguilera. I’m 12.”

“Wow~你知道吗?刚才有好多人都在说你长得很漂亮,果然是呢~你好像我家里那个最新款的芭比娃娃,连发色都一模一样。”

Britney单纯且毫不避讳的赞赏让Christina立刻红了脸,她抬眼和眼前的女孩对视了一秒后,带着慌乱地回应说:“谢谢,你也是。”

听到她的回答后,女孩噗地笑出了声,之后便一直坐在她身边和她聊天,虽说是聊天,其实基本是对方在说话,但慢慢地Christina也一点点放松了心情,第一次的交谈总算在最终时候变得正常了,不再像是一个人的独角戏。

Christina无论如何都回忆不起当时聊了些什么,琐琐碎碎的,大概把重要的、不重要的都说了一遍吧。吵嚷的周遭在她后来的印象里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平日里不喜欢太过聒噪的她,对于Britney的絮絮叨叨却没有丝毫厌烦。现在回想起来,Christina想那应该就是那人的天赋,天生就是讨人喜欢。

Britney的音色清亮带着微甜,和她唱歌时的感觉别无二致,是一股清澈的流水,在倾听后会将心里的污迹杂质涤荡干净,就连双眼都能变得明亮。

这和她自己有很大的分别。

两人的试镜时间陆续到了,Christina在走进那个与等候室完全不同的肃静房间之前并没有找到那个比自己早了一两个号码的身影,站定在凝视着自己的一众面试官的面前,简短的介绍后,她便开口唱起了那首后来还被她唱过无数遍的《At Last》。

因为从小就参加了许多歌唱比赛,再加上她对自己的歌声有几分自傲,没有伴奏的清唱在回音壁设置合理的房间里恰如其分地带动着所有人的情绪,Christina没有半分的紧张。除了那一刻,她偶然瞟见微掩着的木门被人悄悄推开了一点,她的目光和偷偷趴在门边朝她看来的棕色双瞳直直相遇,一瞬间莫名的颤抖涌入了她的心底,从唇间溢出的音符抖动得比她事先预想的还要厉害。

幸好的是,除了Christina自己谁都没有察觉到那一秒钟的异常。

走出试镜室的时候,她立刻就被人抱了满怀,女孩的声音里面依旧绽放着欢乐的焰火,她笑着问:“怎么样~通过了吧?”
虽然是问句,但Christina听得出她的话里只剩下了肯定的意味。她点了点头后,Britney就自然地挽起了她的手,拉着她一边往外走,一边开始说起各种各样关于未来的话题。

那些话,Christina都记得,连其中停顿的长短和转折的连接词都记得一清二楚。

她说,“以后我就叫你Tina吧~你也要叫我Brit哦~那样更亲切。”

她说,“我刚刚偷偷听你唱歌了~你唱得真好听~和你说话的声音完全不像啊~你说话的时候又细又温柔。你以后教我唱歌怎么样?我可以教你跳舞的。”

她说,“可是我觉得你唱歌的时候好像有点难过,听着听着我也有点难过了。不过没关系,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你可以给我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会帮你。”

她说,“就算是帮不了你,我也会陪着你。”

 

Christina一直都知道该为后面的很多事道歉的人从来都不是Britney,所以她也曾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封长信寄给了对方,但是再也没有收到那人的回复,没有人再用带着一点无奈的清亮嗓音说“没关系,我原谅你了。”

然而Britney曾经说过的承诺却也是尽可能地做到了。

在那个和Jordan离婚后独自一人的黑夜里,Christina的手机收到了一封来自未知号码的短信,熟悉的安慰话语与鼓励只是开头便已明示了她发信的人是谁,落款的四个字母最终从四面八方将她牢牢围住,Christina终于在长久的沉默后毫无顾忌地哭出了声。夜晚在那封信息抵达后不再显得那么漫长而难熬。

就在这同一个城市的不同角落里,有个人还在陪着自己,从过去直至如今。

而Christina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做到,不知道有多少次在听说关于对方的那些荒唐又尖锐的新闻后,她看着屏幕上已经编辑好的短信和收件人栏目里已经输好的号码,犹豫和胡思乱想结束后还是按着删除键一个字一个字地删掉了,从未有发送成功。

或许,真如当年某个知情的朋友所说那样,她们之间的许许多多在二十二岁那年她说了对不起然后转身离开后,便已成定局。她自己亲手推开的东西便再也不可能回到她的身边,无论历经多久的岁月,也无论她有多么懊恼多么努力。

每次到奥兰多城的时候,Christina总是会想尽办法去迪士尼世界一趟,不为感受氛围也不为享受刺激,她总是套上兜帽,默默地在每一个还没有被改动过的角落里开始无谓的寻找,寻找那些年少时曾经遗落在这里的欢声笑语。

那可能是她活了这么三十多年的时光里唯一还残存的执念了吧。

 

 

洒落在Christina脸颊上的日光忽然黯淡了下来,一簇盛放得瑰丽的云彩遮挡住了太阳的踪影,一如在她再次轮转的回忆里渐渐消失的那人一样。她的白金色长发披散着,在失去了同样璀璨的光芒照射后,虽然仍旧耀眼,却多了几分沉郁。

Christina带着浅笑合上了手里的书,她用右手拿起了那张照片,同时取下了掩盖双眼的墨镜,她湛蓝的双眸终于和相片里那人还闪着青涩光泽的眼睛重逢了,那里面有着她许久都没有再看到过的笑意,那样直白单纯、无牵无挂。

纤长的手指将照片上沾染的灰尘慢慢拂拭干净,而后她将它夹回了老旧相册那一页的留白处。

终究是过去了,爱也好怨也好,情绪与心潮曾经再怎么激荡也好,就像从日本岛东岸卷起的巨浪跨越整个辽远的太平洋后终归会变成和煦的浪花一样,她们之间相隔的时光早已将那份情感消磨成了难以名状的怅惘。

Christina知道自己还是很想念她。

但她也知道,也只是想念而已了。


评论

热度(12)

  1. 百合厨SAM旧梦南柯 转载了此文字
    Brittina真是永恒被虐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