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厨SAM

微博@厨砸_TheGreaterFool 喜欢我的文就好了,请不要喜欢我

第三章 撤退

第三章终于出来了,细节写得我简直累感不爱,大家随便看看啊~

玛利亚希尔的玫瑰花:

     小分队倒转箭头朝楼梯冲上去,枪口喷射着怒火,在敌人的身上撕开一个豁口。年轻的指挥官将黑寡妇紧紧地护在身后,冒着暴雨似的子弹朝楼梯上艰难行进着。她不管对方是不是排名第一的间谍,反正脑袋都是不防弹的,她可不想搞死神盾局的这张大王牌。

    “跟好我!”希尔不放心地回过头,正看到一个敌方士兵朝她们举起枪来,眼疾手快地一把将红发的女人拖到身后,负责殿后的队员立刻补了两枪,将威胁扼杀在萌芽之中。

    娜塔莎缩在希尔的身后,此时也顾不得形象了,直接将女人当成了自己的人肉盾牌。毕竟自己为了行动方便,既没戴头盔,也没有足够结实的防弹衣,在这种枪林弹雨之中毫无防御。幸好眼前的这个人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基本将她挡了个严实。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顾得了后面就顾不到前面。

    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对于子弹有一种特别的直觉,她说不上是因为多年的经验还是什么,但是她似乎能够感觉到周遭所有的子弹,能够察觉它们在空气中旋转时产生的气流,能够感受到子弹从枪膛中带出来的灼热气息。哪怕是背对着枪口,她都能准确地知道子弹是从哪里来,即将要钻进哪个人的身体里。

    因此当她注意到斜侧方扑来的一颗九毫米标准子弹的时候,下意识地就去寻找掩护,却无可奈何地发现自己正站在交火最厉害的地带,四周连堵墙都没有,简直避无可避。

    于是她做出了唯一的选择,一把扯过旁边的小分队队长挡在身前。

    玛利亚希尔忽然感觉腰间被人猛地向后一扯,接着一股势如千钧的力道轰然撞在身前,震得五脏六腑都在嗡嗡作响。作为军人,她的大脑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中弹了,可是手上扣扳机的动作却还没有变形,一颗子弹就送那个枪手上了西天。接着,剧烈的钝痛蔓延全身,希尔捂着腹部蹲了下去。

    “不好意思啊,下次请你喝酒。”一个人将她在半路拖了起来,架着她就往前走。女特工小心翼翼地吸着冷气,努力想要平复疼得挤作一团的内脏。黑寡妇一路扶着她,手中的枪几乎弹无虚发,连躲在墙后的敌人都被她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打中了颈动脉,捂着脖子倒在地上哀嚎。过了快半分钟,指挥官才逐渐地从刚才巨大的震荡之中恢复过来,立刻抓起挂在身上的突击步枪,强忍着剧烈的眩晕感又加入了战斗。虽说是穿了防弹衣,被打一下死不了人。但是被步枪子弹那么大的力道打在腹部,还是得让人难受半天。她下意识地想要回头狠狠地骂这个没良心的黑寡妇两句,却还是作罢,毕竟,黑寡妇这么做并没有错,希尔此时的职责本来就是给她做人肉盾牌。想到这儿,年轻的女特工狠狠地压下去一阵翻涌上来的晕眩,将头压得低低的,不时地扫倒几个胆敢从掩体后面探出身来的敌人。“β队!我们要上来了!”通往地面的出口就在眼前,一瞬间大涨的枪声几乎要震碎人的耳膜。年轻的指挥官来不及细想,侧身将黑寡妇护在怀里就朝上面冲了过去。

    娜塔莎有过那么一瞬间的诧异,感受到自己忽然被人紧紧地搂在怀里,脸颊贴在对方被打得有些变形的防弹背心上,那人的另一只手还在护着自己的后脑勺。一缕清新的海水气息沐浴露的味道透过浓重的枪药味儿,直直地往她的鼻子里钻。不过那种诧异只是转瞬即逝的,下一秒,两人已经站在了地面一层的楼梯口。女特工松开她,重新又抓起枪,在接应小队的火力掩护下带领着七人小组朝着基地大门的方向稳步而迅速地移动过去。

    小分队在殿后部队的掩护下冲出枪声大作的基地,一瞬间分散消失在空旷的沙漠黑夜之中。娜塔莎紧紧地跟在高挑的指挥官身后,两人狂奔的脚步在大漠中发出“沙沙”的轻响。“指挥官!请求指示!”C组队员的声音闯进通讯耳机里。希尔停了一下,回过头来看着身后的黑寡妇。“罗曼诺夫特工,你需要搭个便车吗?”她问道,一边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眼前的女人有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我没事,不需要。”娜塔莎不愿多作停留,继续朝她们之前藏吉普车的方向跑去。“去支援负责殿后的β组,”希尔立刻对着通讯器说道,一边透过夜视镜观察着身后的黑夜。在确定了没有追兵之后,才转身大步流星地追上正在前方溜达的黑寡妇,两人披着黑夜在沙漠之中快速前行着。

    一路上,两人都没什么交谈,只是轮流回头提防着追兵。娜塔莎的脚步很轻巧,如同一只灵敏的沙漠狐,脚尖轻轻地点过柔软的沙子,只留下浅浅的半个鞋印。这让跑在她身边的希尔感到有些自愧不如:她背着沉重的装备,几乎要使上十成的力气才能够勉强跟上健步如飞的黑寡妇。沉重的军靴踩在沙地上,一步一声闷响,混杂着身边人轻快的步伐,在空旷的沙漠之中有节奏地交织在一起。

    两个人脚力很快,不出五分钟就已经找到了藏在一丛旺盛的骆驼刺后面的车。跑在前面的娜塔莎率先拉开车门,中了弹不适合开车的希尔默契地钻进副驾驶。黑寡妇忙着发动汽车,接过旁边人递来的导航坐标;指挥官按下通讯器,挨个儿询问了一遍各小队的情况,然后相应地下达了撤退和支援指令。红发女人一脚踩下油门,一边支着耳朵听着她的对话:看来这个人早已将对每个人的布置绘成了地图,在脑中时刻演算着各个小队的行进轨迹,然后再根据对方的反馈相应地调整战术。真是个聪明的人啊,她在心里暗暗想着,几乎要跟当年的自己差不多了。她在心内轻笑了一下,看着眼前屏幕上的坐标,灭了车灯在黑夜之中飞快地行驶着。

    回程的车途一如来时那般安静,黑寡妇注意观察着周遭的动静,仅凭着轮廓模糊的黑影和导航绕过一个又一个的沙丘。年轻的指挥官坐在她的身旁,依然保持着握枪的姿势,不时地瞄一眼后视镜。

    过了一会儿,娜塔莎估计这个人是不打算主动跟自己交谈了,便率先打破了车里的沉默。

    “不好意思让你中弹了,身上还疼吗?”她透过倒车镜看了一眼身边人的神情,却只看到一双冰山一般的蓝眼睛冷冷地看着自己,似乎还夹着一丝怒气。
    “最多有点淤青,神盾局的防弹衣质量很好,建议你下次试试。”那人丝毫不带尾音的咬字方式在这样的寒夜里听起来格外清冷,冻得俄国女人不禁缩了缩脖子。两个人就这么透过倒车镜互相对视了一秒钟,然后娜塔莎便又不得不低下头来看屏幕上的指令坐标了。

      女特工有些疲惫地靠在椅背上,抱着枪,又恢复了刚才的状态。

     “你是个机器人吗?玛利亚希尔特工?”“你是来考察我的吗?”过了一会儿,两人忽然同时说道,然后又同时愣了一下。
     “不是。”希尔立刻回答道,然后一挑眉毛,带着质询的眼光看着倒视镜中的黑寡妇。

     “所以你不是在生我的气咯?”娜塔莎的绿眼睛幽幽地扫了她一眼,嘴角翘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对方用看不出情绪的双眸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这次黑寡妇看出来了,这位被自己拖来当人肉盾牌的女特工并不是在计较之前的事,她的种种表现都不过是一场高明的演戏。

      她对自己很感兴趣,娜塔莎饶有兴趣地意识到,这下要有意思了。

     “那是我该做的。别转移话题,罗曼诺夫特工。”希尔估计不会再有追兵了,索性将胳臂一抱,靠在座椅上看着身边的女人。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对方耸了耸肩,转过头来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卷翘着,带着与心狠手辣的黑寡妇不相匹配的天真和柔软。

    “弗瑞想要你怎样?”希尔太了解对方骗人的能力了。黑寡妇,神盾局排名第一的间谍,就连最先进的测谎仪器都分辨不出她的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于是她不乐意再跟眼前这个笑得如同晚风一般的女人磨嘴皮子了,直截了当地问出一路都在折磨着自己的问题。

     对方依然挂着那似有若无的笑意,猫一般的眼睛上下端详着她,似乎在权衡着自己的选择。最终,黑寡妇只是笑着摇了摇头,“真是怕了你了…”她说,沙哑的嗓子里发出两声低低的笑,听得人心里痒痒的。她抬起头来,看着身旁依然一脸严肃的女人,眸子里反射着稀疏的星光,“是的,弗瑞是故意不给我完整的任务档案的,他想要给我一个考验。”

    “什么考验?”

    “看看我能不能好好听另一位特工的指挥。”她一边笑着答道,一边在心里恨恨地骂了弗瑞两句。在遇到玛利亚希尔之前,她都以为自己是来考察这个被局长称赞“很有前途”的七级特工的。直到飞机上的那一个下马威,黑寡妇才骤然意识到那个独眼老狐狸根本就是想要眼前的这个人来治治自己。一箭双雕,这个算盘可打得真响。

     其实想来,七级特工玛利亚希尔完全可以不和自己分享手中的文件,然后整个任务自己就不得不完全依靠她的指挥了。让骄傲的黑寡妇乖乖低头听话,这个事迹恐怕足够她在低级特工之间吹半天的了。

     不过,那种爱耍小聪明的人,都是入不了眼的货色,玛利亚希尔可不一样。黑寡妇又瞄了一眼身旁这个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特工,此时对方正在静静地听着各个小队发来的报告,手中的笔不时地在摊开的笔记本里记录着数据。她把头盔摘掉了,额角还黏着一丝被汗湿透了的黑发,蹙着眉的侧脸在窗外浓得化不开的夜色之中显得格外沉静俊美。

    娜塔莎任凭自己的视线多停留了片刻,然后转过头来,继续开向目的地。

    她已经想好给弗瑞的报告要怎么写了。

评论(8)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