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厨SAM

微博@厨砸_TheGreaterFool 喜欢我的文就好了,请不要喜欢我

第八章 突发事件

深夜把后面半截补上了。就说我大希寡怎么可能走小年轻的傻白甜路线!(答对了,寡姐就是故意让希尔伤到她的。)

玛利亚希尔的玫瑰花:

  玛利亚希尔曾参加过伊拉克战争。她曾在玛德普尔指挥一支小分队,硬生生地将本已颓败的局势扭转为胜。她曾无数次地冒着密集的炮火向前压阵,也曾陷入一对一的肉搏战之中。枪林弹雨来说早已成为了工作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可是此刻黑寡妇密集的攻击,却还是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高个子的女特工才刚挡下对方迎面劈来的一掌,下面一只脚已经直奔着她的小腿骨踢来,逼得她不得不跳开。手中的球也就在这不经意间易了主。

  红发的俄国人冲她得意洋洋地一笑,炫耀似地将皮球在地上拍了两下。

  不过下一秒,年轻人就又冲了上去,和她缠斗在一起,一时间拳脚上下翻飞。原本开场就不甚友善的篮球赛,此刻已俨然沦为了一场真刀真枪的徒手搏击。

  两个女人跟军队里那些浑身腱子肉的兵蛮子相比,体型都不占优势,因此都更加偏重巧劲。黑寡妇的攻击快、准、狠,如同一把突击步枪,无论对方从什么刁钻角度挥来的拳都能被她凭经验轻松化解;希尔手长脚长,借着寸劲儿伸展开来直捣要害,她脑子里像是有一台高速的计算机,每一秒钟都在计算对方的发力角度,习惯动作,攻击路线。对手下一拳还没挥出来,她的格挡已经到了。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黑寡妇卖了个破绽,对方的拳头立刻奔着心窝子过来了,被她一把攥住手腕,一扯、一推,直接摔在地上。

  女人一个侧滚站了起来,拍着身上的灰尘道:“我们这都犯了多少规了。”

  黑寡妇一耸肩,掂着自始至终就没离过手的篮球,“你看到这里有裁判吗?”

  对方本想要争辩,但意识到似乎没有什么意义,便生生地忍住了,只是用不满地瞪着她。

  希尔的眼神杀伤力颇大,当年她还在军队的时候,遇上不服管教的新兵,就会这样冷冷地盯着他看,直到那人逞强的外壳在胆寒中龟裂、破碎,然后缩成一团。

  不过娜塔莎却丝毫不怵,只是笑笑地朝她走了两步,然后运球、投篮、中。

  似乎没有人在记比分,但是两人都知道对方心里有数。这让希尔心里莫名的畅快。她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个能让自己全情投入的对手了:强大,冷静,公平。她抖落身上的外套,将它扔在一边的看台上,卷起袖子,捡起地上的球,然后转过身来,注视着那双墨绿色的眸子。

  “继续。”

 

  两人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比分一直咬得很紧,往往是希尔这边才得了一分,下一局就被娜塔莎追平;她投一个三分,黑寡妇就还她一个远射投篮;她盖对方一个帽,转脸手上的球就被打飞了出去;最可怕的是希尔还被这个比自己矮了四、五英寸的女人灌了一个篮,她的这点身高优势在黑寡妇近乎恐怖的弹跳力面前形同虚设。

  同时,她还注意到,代号“黑寡妇”,名叫做娜塔莎.罗曼诺夫的这个女人不仅有着超乎常人的反应速度、力量、弹跳,还有着令人惊叹的观察力和注意力跨度。自己的假动作都被她一一识破,甚至无情地利用,导致自己失分。她本是想借对方集中注意力打球的机会,看看能不能让黑寡妇在手忙角落间泄露出一些关于自己的情报。可惜还是失算了。对于黑寡妇来说,一心两用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所以,你对我的判断是什么?”娜塔莎向旁边一个虚晃,却没能脱离对方的封堵。

  “什么判断?”希尔有些微喘,语气急促。

  “别装了,”黑寡妇转过身来,直直地盯上一对深蓝色的眸子。年轻女特工的此刻早已是满头大汗,几粒黄豆大的汗珠顺着鬓角淌下来,从下颏滴落。可是她的双眼还是那么的明亮,带着隐隐的兴奋,如同深海下窜动的火苗。

  娜塔莎被她认真的神情看得失神了一秒钟,瞬间就被抢走了手中的篮球。

  “你在分析我,”她边说着边转为防守的姿态,“结论是什么?”

  希尔喘了口气,背对着她不让她触碰到球,“我不相信你。”

  如果说黑寡妇脸上掠过一丝失望的神情的话,希尔并没有看见。但是她能听见娜塔莎轻笑了一声,说:“那是自然的,没有人相信黑寡妇。”

  “不过如果是出任务的话,我还是相信你会保证它的成功的。”年轻特工又补充了一句,“你很厉害。”

  “谢谢。”女人的脸上浮起几不可见的笑意。但是希尔现在只感觉恼人,因为她正如同一只八爪鱼似地黏在自己的身后,防守得她根本没有转身的空间。高个子猛地朝前蹿了一步,试图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你在军队里也打球?”对方毫不客气地跟了上去,将她往禁区外挤。

  “偶尔。”希尔做了几个假动作,却还是没法转身。

  “跟康纳打?”娜塔莎故意道。没想到对方竟不为所动,依然稳稳地将球控制在她的触碰范围之外。有时候她真讨厌这人的长手长脚!

  “记不得。”希尔惊觉自己被对方用自己的招式拷问了,猛地回过神来,发誓坚决不再多说一个字。

  “看你的格斗技巧,大兵?”可是对方依然不依不饶地道。

  “空军。”希尔闪过黑寡妇的又一下偷袭,用胳臂把她给挡了出去,“你不是应该看过我的档案了吗?”

  “总还是要亲自验证一下的嘛。”沙哑的声音出现在她的后右方。希尔几乎是下意识地一拧身想从左边突破,等她意识到对方正在左边等着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咣当”一声,胳臂肘直直地打在娜塔莎的脸上。

  “艹!”希尔丢掉了手上的球,忙不迭地跑过去拉起摔在地上的黑寡妇。“没事儿吧。”她用一只手扶住对方的肩膀,焦灼地看着女人捂着自己的鼻子,紧闭着眼不支声。

  “嗯…没事儿,没事儿…”半晌,女人才缓缓地挤出一句话来。

  “给我看看。”希尔小心翼翼地拉开她的手,看到触目的红色立刻皱了眉头,赶紧搂着她走到看台边,翻出口袋里的纸巾递给她。

  “我没事,真的没事。”女人仰着头抓过她递来的纸巾捏在鼻子上。

  “对不起,是我没注意。”希尔从来没想到她竟会真的伤到传说中的黑寡妇,还是以这样一个无意的方式。她从没想过这居然是一种可能性。

  “没事…”娜塔莎还想安慰她,就听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这是工作号码,她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来,捏着鼻子闷闷地说:“喂?”

  “快回本部来,紧急任务。”弗瑞的大嗓门立刻从听筒里传过来。她瞄了一眼身旁的人,那个小特工虽然装作没有听到,耳朵却早已直楞了起来。

  “要叫上希尔特工吗?”她问。过了一会儿,才点点头,“好。”

  娜塔莎挂掉电话,朝一旁正等着她发话的希尔比了个手势,对方会意,和她一起拔腿向停车场的位置奔去。


  两人赶回神盾局的时候,已经过了午夜。

  “长官,什么情况?”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会议室,弗瑞正在和几个技术人员讨论着什么,听到她们来,一抬眼,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你们他妈的是出去聚众斗殴了吗?”中年男人一向骂骂咧咧的。

  “不,长官,我们没有。”希尔立刻摇头否认。

  “只是运动伤害而已,没有大碍的。”娜塔莎在一边不怀好意地补充道,顿时收获了来自两人凌厉的视线。她只是顺势坐在会议室的真皮座椅上,“说正事吧。”

  “我们的技术人员在检测你们收缴来的那一批传输器和电脑的时候,意外收到了对方发来的讯号。”弗瑞一边说着,一边将资料发下去。“我们怀疑他们正在紧急转移一批成品武器。”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在引诱我们上钩呢?”黑寡妇匆匆扫了一眼眼前的资料,把文件夹一推,看着中年男人。

  “我们不能确定。”弗瑞似乎根本没打算隐瞒,“但是我们不能让那批高杀伤性的武器流入地下黑市,因此你们要做好对方已经布下埋伏的准备。”

  “这不是拿特工的性命开玩笑吗?”希尔听到这话,不禁皱起了眉头。

  “希尔特工,”弗瑞刚想说话,却被另一个人截了过去。“希尔,我相信你也看到我们收缴的那些图纸了。高穿甲性能,高爆炸,你想看它打在下一幢世贸大厦上的样子吗?”娜塔莎.罗曼诺夫一脸平静地讲道。此时的黑寡妇没有一丝性感旖旎的样子,沙哑的嗓音里透着战争与死亡的气息。

  希尔盯着她看了一眼,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什么时候出发?我去做准备。”

  “一小时。0130出发,还是希尔特工的小分队,你能指挥吗?”弗瑞在自己脸上比划了一下,显然是注意到了年轻特工下巴上的大块淤青。

  “报告长官,我没有问题。”女人站起来,“但我们需要一支新的队伍。”

  “你的小分队都看过了对方的情况分析和任务报告,最适合这个任务。”

  “可是…”她张开嘴,却犹豫了,最后还是一咬牙,“可是他们在几小时前才饮酒。根据神盾局的规定,一切人员在饮酒后6个小时内不允许参与任何作战项目。”那其中也包括了她自己和黑寡妇。

  “那正好,医务处有特制的针剂,可以快速排出体内的酒精和其他毒素。”局长大手一挥,“赶紧去准备吧。”

  于是她不再争辩,低头小跑着离开了会议室。

  黑寡妇依然坐在那儿,故作认真地看着手中的文件。

  待希尔完全出去以后,弗瑞才开口:“有什么情况需要向我报告的吗?”

  “没有。”红发的女人料想到他要问,淡淡地说。

  “别告诉我她能把你打伤。”

  黑寡妇抬起眼来,用近乎蔑视的眼神看了中年男人一眼。“尼克,你真是无趣。”她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难怪你这么孤独呢。”看着对方挑起的眉毛,嫣然一笑,转身朝门口走去,“而我呢,刚刚预定了和我们的未来副局长的第二次约会。”

  “妈的…真是只老狐狸…”弗瑞瞪着她离去的背影,低声道,他知道她能听见。

评论(1)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