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厨SAM

微博@厨砸_TheGreaterFool 喜欢我的文就好了,请不要喜欢我

【教父】(黑手党AU,ooc)

第七章  五大家族会议                      

    半个月之后,五大家族会议如期举行。

    娜塔莎与希尔来到天鹅酒店门前,这是一座雕刻着罗马式塑像的三层建筑,在芝加哥城外,不属于任何一个家族。

    “你紧张吗,玛利亚?”娜塔莎扯了扯衣领,灰绿色的眸子透过车窗看着眼前的酒店。

    希尔没有说话,只是从后视镜里仔细地观察着她。

    “你应当紧张,”女人继续说道,“很多事情都将会改变——这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山姆将车停了下来,门童立刻走过来替她们拉开车门,侍者将她们直接带到三楼的宴会厅,期间没有一句俏皮话儿,也不向她们推荐酒店的赌场。三人走到宴会厅的门口,侍者拉开门:“里面就是了。”

“谢谢。”娜塔莎点点头,付给他丰厚的小费。

    宽敞的宴会厅里空荡荡的,她们是第一个到达的。自从老教父被谋杀,娜塔莎清缴完内外的隐患之后,家族现在的境遇十分尴尬:弗瑞的死让她们损失了大部分的政治资本,靠着橄榄球生意的一笔快钱才保证了资金链的稳定。娜塔莎知道今天塔塔基利亚教父肯定是要就费列明·塔塔基利亚的事冲自己发难的,就看其他家族的态度了。

   「“你在想什么?”昨天晚上,希尔问她。这似乎成了她们的惯例——弗瑞的书房里,一瓶红酒,两支高脚杯,很多很多的彻夜长谈。

    “你觉得累吗,希尔?”小教父看着窗外的夜色忽然问道。

    希尔沉默了片刻:“我们没得选择。”

    “我知道。”娜塔莎的眼神晦明不清。她看着远方的窗户里透出的昏黄的光线,久久地凝视,眼里透出孩子般向往的神情。年轻的教父有一个伟大的计划:她要结束这一切,打破这牢笼般的权力平衡。明天的五大家族会议上,她将试探每个人的心意。然后从那里开始,彻底摧毁旧的制度,从它的废墟上重新建立起一个新的帝国。」

    很快,其余的几位教父也都陆陆续续的到了。曼卡特洛教父略带同情地问候了娜塔莎,巴齐尼和柯瑞斯只是简单地同她握了握手,塔塔基利亚老教父拄着拐杖,板着脸直接在她面前走过。待他们全部落座以后,小教父才在主座右手边的位置上坐下。这原本是尼克弗瑞的位置,彰显了他的家族在这座城市中的地位。若说一个月前娜塔莎还只是个乳臭未干的继任者的话,如今的她起码让其余的四位教父不得不将她与老教父同等对待。

    会议的主席是由五大家族轮流担任的。今年的主席巴齐尼教父清了清嗓,看着眼前的这几个人:“我们这次召开会议,主要是为了沟通各个家族,方便大家有个平台可以进行合作,交流磋商。曼卡特洛教父,您之前不是说有什么事情想要说的吗?”

    “是的。”中年女人点点头,“关于…”

    他们接着又说了几件无关痛痒的事情,区域边界的争议,手下间的小冲突等等。小教父一言不发地听着,也不加入。“对了,关于我和弗瑞家在15界的划线…”巴齐尼忽然道。

    年轻女人将视线集中在了他身上,示意自己在听。

    “我知道以前我们都是以舞厅作为东西的分界线,”对方斟酌着字句道:“但是…最近我那手下接到一笔不错的生意,所以想恳请您宽容宽容,让我们向东拓个几百平米。”

    娜塔莎用一种严肃的神情看着他:“舞厅作线是我们两家一直以来的默契。”

    “我知道,但是…”秃顶的中年男人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一边点着火一边抬眼看着她:“我也是逼不得已,毕竟要是再不装修一下,舞厅就快没有生意了,我可不想那些舞女们流落到街头做妓女去。”

    小教父考虑了一会儿,“好吧,”她伸出一只手来,手心向上,“我可以允许向东进小于一千平米的空间,我甚至可以提供部分资金——毕竟那间舞厅都快倒闭了。不过弗瑞家族今后将占5%的股份,我的人可以在原本属于我的那部分空间里工作。”

    巴齐尼犹豫了一下,本来他是想趁着老教父刚死趁火打劫一番的,没想到却被眼前还没自己女儿大的小姑娘反将了一军。但是话已出口,再说算算自己还是有得赚的,于是便堆上一个笑容,和她握了握手。

    “看来小姐倒是对舞女特别有同情心啊。”塔塔基利亚老头子忽然冒出来一句。他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有着鹰一般的尖钩鼻子,发灰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年轻的小教父。

    宴会厅的气氛变得冰冷了起来,几双眼睛一齐看着两人。

    小教父收起手来,正襟危坐地看着他。

    “你对婊子具有无比的同情心,”老头子继续道,他的声音如同陈年的树皮,干涩而又坚硬,“却对我那可怜的孩子无比残忍…他同你一般岁数,却要遭受如此不幸的命运。他的母亲夜夜都在哭泣,因为失去了男人和儿子。”

    “你需要对此负责,教父小姐。”他说。

    娜塔莎灰绿色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丝阴戾。她扫视过在场的众人,“看得出塔塔基利亚老爷子是一位十分在乎家人的人。”她说,“可惜只是不在乎别人的家人。”

    塔塔基利亚老头子不屑地哼了一声。她继续道:“塔塔基利亚家族的一个私生子,就下令暗杀了我的父亲,并且悬赏要我和我的军师的脑袋。我只是做了所有人都会做的选择而已,我选择活命。”

    “那么费列明呢?我的堂弟又没有做错事,为何也遭受了牵连?”娜塔莎知道这才是塔塔基利亚老头子当众发难的真正原因。小塔塔基利亚只不过是家族的一颗弃子而已,但是费列明·塔塔基利亚却不一样:要知道塔塔基利亚老头子已经很老了——人们说他已经过了适合干这一行的年纪。他曾有过两个儿子,却都因为莽撞丢了性命,因此家族里的日常经营都是由他堂弟管理。费列明一死,塔塔基利亚家族这一支的血脉就断了,因此他才会如此气愤。

    “费列明·塔塔基利亚?”年轻女人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他与我有何关系?”

    “难道不是你因为仇恨而杀害了他吗?”塔塔基利亚老头子诘问道。

    年轻的女人摇了摇头,看了看在座的几大家族的长老。“我们都是生意人,”她说,“大家都只不过是为了能够吃饱饭,让我们的孩子能够上学,家人幸福而已。”

    “说实话,我个人并不喜欢暴力。”小教父诚恳地说:“乔伊·塔塔基利亚,那是为了自保。但是费列明——我没有必要去伤害他。那样又不会让我的父亲复活,也无法将我过去的生活还给我。”她看向塔塔基利亚老头子,对方如同铁皮铸就的脸上看不出情绪。

    “况且从理智上考虑,复仇从来都没有好结果。”她说:“你看,我的大伯父失踪了,恐怕是糟了跟我父亲一样的毒手。我想,我和塔塔基利亚家族都应该好好考虑是不是该就此停火了,毕竟这样的战争只能造成更多无谓的伤亡。”

    说罢,她看向塔塔基利亚老教父。

    老头子沉默了一会儿,他虽然愤怒,却依然保有理智,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进,什么时候必须退。“那我要如何确定弗瑞家族不会再来报复呢?”他问。

    小教父摇了摇头:“我并不想要报复,我只想能够喘口气,不用二十四小时为自己和家人担惊受怕。你可以相信我,我以我的身家性命作担保,绝对不会动你身边的任何一个人。”

    塔塔基利亚老爷子点点头,向她伸出手来表示和平。

    “不过我也是有私心的,”女人将手伸到一半,悬在空中:“你们看,我虽然年纪小,却也是个迷信的人。”她的双眸猫一般地扫过在场众人:“今后如果我,或者我的军师出了什么意外,比如开车掉进水里啊,出门忽然走丢了啊,甚至是不小心被雷击中。我都会怪罪在场的某些人的。”

    说罢,她笑了笑,握住了塔塔基利亚老教父的手。

    现场的气氛顿时轻松了一些,“弗瑞家的小姐真是能干啊,”柯瑞斯教父笑盈盈地说:“像之前你家手下接盘了我们在拉莫斯手上的生意,真是令我们佩服不已。”

    “啊,是的。我的手下十分能干。”小教父轻松地接过这个话题:“少一道掮客,就能多赚不少钱呢。”她微笑地说着,看向面前的几位:“不过我也跟她说过不能太贪心,要想着大家。因此拉莫斯那边的生意,还按我们各自入股的比例分红,多赚的钱会一分不少地给你们的。”

    曼卡特洛率先表示支持,其他人算了算便也同意了她的提议。整个会议就在一片和平的气氛之中结束了。

    「“你的表现十分抢眼,我想现在其他几大家族都注意到你了。”这天深夜,希尔轻轻地摇晃着酒杯中的红酒说。

    “让他们来吧,他们靠得越近,就越容易掉进我的网里。”小教父望着窗外的灯红酒绿说。」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