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厨SAM

微博@厨砸_TheGreaterFool 喜欢我的文就好了,请不要喜欢我

第十八章 搜寻,一段往事

感动美帝好前妻又上线啦!一边吐槽一边拼命找小副局还顺便和寡姐互相看不顺眼。寡姐解锁了一段和希尔的前尘往事…

玛利亚希尔的玫瑰花:

    “我们在L&B公司主建筑下方找到一条秘密隧道,连通着大西洋,还有潜艇引桥和浮码头。”弗瑞面无表情地念完了手中的报告,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站着的两个特工:“也就是说当我们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坐潜艇逃进大西洋里去了。”

    “是的,这是我们前期勘测的失误。”寇森主动承认。中年男人的脸色很糟糕,他已经连续72小时不眠不休,一直在指挥搜救和调查工作,“我们相信失踪的四名特工应该是被俘虏了,也在那条潜艇内。”他说,“我们立刻启动了搜救程序,但是目前为止还一无所获。”

    弗瑞似乎思考了一下,摆摆手:“去吧,需要什么资源就自行调度。”他又转向旁边腰间裹着纱布的女特工,“罗曼诺夫,你他妈给我好好休息!我还有别的任务要交给你呢,你不能这样一幅鬼德行的去一家大公司卧底。”

    “可是…”黑寡妇还想争辩,但是看弗瑞丝毫不在意那四个失踪特工的死活的样子,还是选择了不要引起他的过多注意。

    她跟随着寇森默默的走出局长办公室,身边的男人忽然开口了:

    “梅特工已经从夏威夷赶回来了,她将会带队寻找希尔特工他们。如果你还有别的事的话,可以不用参加搜救行动。”他的语气很温和,丝毫没有苛责的意味在里面。可是黑寡妇却还是像被扇了一大耳光似的,火辣辣的疼。    她知道那是羞愧,在过去的72小时内,娜塔莎一直在一遍遍地在脑海中过着全过程:她们进入L&B公司,被围困,遭遇敌人,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归结到最后,都变成一个尖锐的问题扎在她的心口:如果当时她立刻去支援希尔她们的话,是不是就可以避免这一切?

    没有人会指责她做错了什么,她受伤了,就应该立即撤退,不必再去为别人拼命。可这并不是她当时迟疑的原因。

    娜塔莎太清楚了,当时在她脑海中划过的念头是:“我要不要借机摆脱掉这个人?”她怀疑希尔在暗地里调查自己,她怀疑就是那个人调阅了斯克莱塔的档案,而自己只要什么都不做就能除掉一个隐患。

    可是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她知道这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借口罢了。那些警铃大作,那些猜忌、害怕、怀疑,不是因为一份被时间遗忘的档案,而是因为那些深夜的球场聚会,那些共享过的披萨饼和饮酒聊天,那些完全已经超越了弗瑞交代她的工作内容的刺探和调查。

    当她看着那个吞噬了玛利亚希尔的深坑的时候,才忽然明白为何一个年轻特工会给自己带来如此大的危机感。

    黑寡妇摇了摇头,抬眼看着寇森,表情里带着严肃:“不,我想要找到她,其他任务可以暂时缓一缓。”

    寇森的脸上似乎闪过片刻的惊讶,但是又被欣慰所替代。他微微地扬了扬嘴角,推开旁边会议室的门:“那么就进来吧,罗曼诺夫特工,我们马上要开始布置任务了。”

    会议室里已经有人了,一个亚裔的女子正低着头仔细研究着手中的资料。当她看到黑寡妇的时候,眼睛里闪过一秒钟的敌意,然后立刻又恢复到公事公办的状态中去了:“我度蜜月度到一半就赶回来了,现在什么情况,你们有线索了吗?”

    “很不幸的是,希尔身上的追踪仪信号消失了,目前我们只能认为是被对方切断了。”寇森叹了口气,“他们逃进了大西洋,在潜艇航程范围之内我们简直是在大海捞针。L&B公司那边不要想了,他们的律师团已经将他们的所有产业都保护了起来,我们很难在短时间内绕过那么多司法程序。”

    “所以我们根本就是在抓瞎。”梅姨脸色凝重的总结道。

    “我已经下令监控所有的港口和海岸,他们终归是要上岸的。”寇森回答道,“所有的队伍都已经收到了我们的通知,提醒他们留意和L&B相关的一切行为。我们的小队已经在各地黑市搜寻任何人工神经或者符合我们之前查获的那批武器规格的交易了。”

    “我也已经叫我的联系人各处去寻找了。”黑寡妇补充道。

    “文件上说他们在进行一些人体实验,”梅姨不理睬她,继续翻着手中的资料,“我们是不是应该假设他们会在希尔她们身上做同样的实验?”

    寇森叹了口气,“不幸的是,我认为这极有可能发生。”他说,“特别是在梅瑟岛任务中,他们失去了一大批成品实验品,会需要更多的新实验品的。”

    “那我们要赶快了,”梅姨有些烦躁的按了按太阳穴,“毕竟你了解那家伙,她的生存率相当飘忽。”

    “什么意思?”黑寡妇像是一条受到惊扰的毒蛇一般,立刻抬起头来。

    “所有神盾局特工都会接受一系列的生存几率的测试,以确定我们在特殊情况下的生存几率。包括被俘,被围困,失去战斗力等状态下,也测试我们叛变的可能性。”寇森解释道,“每个高级特工都要不错的分数,当然希尔特工的分数比较…两极化。”

    “这小王八蛋简直是打不死的小强,”梅不耐烦地插嘴:“基本上她能利用手边能够获取到的一切资源,把她丢到核废墟里活个十天半个月不成问题。”

    “但是前提是她认为有这个必要性,”寇森说:“你不会想知道她想出来的那些运送情报的方法。但如果她认为顺利逃脱的几率已经过低,而且损失不大的话,就——”他用双手做出一个往外扩的姿势。

    “她能给你制造出你见过的最大的蘑菇云来。”梅说完,摇摇头,恨恨的说:“我真庆幸我已经跟这家伙没什么关系了,不然我真会恨死她的。”

    娜塔莎看着两人谈论希尔时的模样,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掩饰不住内心的担忧。他们是真正关心希尔的人,和她亲近的人。娜塔莎内心希望自己也有机会去认识一下他们口中的那个希尔,去真正的了解她。但前提是她要活着回来。

    “由于实验室启动了自毁装置,我们能够挽救的文件不多。”寇森说,“神盾局的科学家们在研究那些被改造的人类,他们的杏仁核、额叶和前额叶皮质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改造,被植入了一些人工神经,将他们变成了没有恐惧心理,只懂得愤怒和攻击的人形武器。”

    “解释了为什么他们像僵尸一样,不断的进攻,不晓得后退。”娜塔莎点点头。

    “还有,”寇森补充道,“这个可能是因为手术后遗症——但是他们的脖子处植入了金属外壳,为了保护脆弱的颈椎和大量的人工神经。”他很贴心地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看了娜塔莎一眼。

    红发女人心领神会,明白这就是自己当时没有一击毙命,导致触发了警报的原因。

    “玛利亚是不会等到上手术台的,”梅皱着眉头道,“那么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寇森伸出一只手来,示意她保持冷静。“根据黑寡妇提供的现场报告,他们的改造手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洗脑,他们必须先让实验品失去自我意识,服从指令,才能顺利进行第二阶段的神经移植和之后的操控,这样给了我们一点时间。”

    梅点点头,但是能够看到她依然咬着后牙槽,“好的,我立刻就去搜寻L&B旗下有可能作为实验地点的产业。”

    “我已经开始做这事了,欢迎你帮一把手。”寇森点点头。

    “我已经伪造了L&B公司的身份,明天就能去马克·雷克斯的秘书室报到了。”黑寡妇忽然开口了,让两人都有些惊讶。

    “娜塔莎?你不是还有那个任务…”寇森疑惑地看着她。

    “我跟局长商量延后了,”女人气定神闲地说,“人是我丢的,先把她找到再说。”

    身边的梅轻哼了一声,黑寡妇没有理睬她,只是继续看着寇森:“有什么事情,一定及时通知我,我先去做准备了。”说罢,她便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

    “黑寡妇。”她才走到门口,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转过头来,就看到梅用那种不耐烦又饱含深意的眼神看着她,“不要鲁莽,小心打草惊蛇。”

    “我永远都不会的。”她冷冷地回答道,然后转身离开。

 

    两天,整整两天,她们一无所获。马克雷克斯神龙见首不见尾,根本没有在办公室出现过,黑寡妇开始有些烦躁不安了。她已经将L&B公司的所有文件过了两遍,却还是没有找到任何可靠的线索。看来这个人狡猾的很,将他的合法生意和非法实验分得很开。

    寇森那边也没有什么进展,他们依然没有找到那艘潜艇,怀疑它早已在雷克斯的某个私人港口上岸了。这就让希尔的处境更加危急。

    最令人失望的是,弗瑞那边已经下令放弃大规模搜救了。

    “为什么停止大规模搜救?”女人重重的拍在局长的桌子上,把独眼的中年人吓了一跳。

    “神盾局是一个政府机构,”中年男人叹了口气道:“我们不可能为了一个八级特工而停止所有正常运作。更何况,距离他们失踪已经五天了,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我们不能再往里面扔人力物力了。”

    “可是…”

    “可是什么,娜塔莎?”弗瑞忽然有些好奇的靠在椅背上,一只独眼审视的看着她,“你怎么忽然对一个特工这么感兴趣了?”

    “因为人是我丢的。”黑寡妇知道这是个差劲的借口。

    “你丢的人不少了,不缺这一个,从来没有见你这么在意过。”弗瑞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漏洞。

    娜塔莎叹了口气,承认道:“因为我怀疑是她调阅了斯克莱塔的文件,我需要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她背后是不是还有人。”

    弗瑞“哦”的点了点头,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或许这跟你并没有关系呢,也许只是她跟斯克莱塔的私人恩怨。”

    黑寡妇“切”了一声:“怎么可能,她进神盾局的时候斯克莱塔早就提前退休了好吗。”

    然后她注意到了弗瑞脸上的表情,顿时内心涌起一阵怀疑:“难道她真的跟斯克莱塔有过什么过节?”

    弗瑞享受了几秒她内心的煎熬,才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丢到黑寡妇面前,“档案室的特工翻了十几年的旧文件,找到这个。”

    娜塔莎看了他一眼,将信将疑地打开面前的文件夹。里面是一份儿童福利机构向神盾局发出的正式投诉函,附带着一叠伤情鉴定报告和照片。

    “姓名:玛利亚·希尔,性别:女,年龄:17岁。右臂骨裂,头部割伤,眉骨骨裂,轻微脑震荡。”她诧异地看着照片中那个瘦瘦小小的孩子,瘦削的脸上裹着厚厚的纱布。可是那双眼睛,那双眼睛笔直地盯着镜头,眼神中带着冷静和坚决。娜塔莎的指尖轻轻的抚过那稚嫩的轮廓,内心不禁涌起一阵复杂的心情。

    “据受害者证词,一名名叫斯克莱塔的神盾局特工对她进行了无缘无故的殴打,导致她受伤。儿童福利机构接到医院的通知,经监护人同意对神盾局发出正式投诉,并且希尔家保留对斯克莱塔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这事儿对于神盾局来说,就是一个丑闻。”弗瑞说,“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的特工殴打了一个孩子,而且居然还被这个孩子准确的掌握了所有信息,包括神盾局的存在。”他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如果老是追捕不到你只是让他升职无望的话,那么这个事儿就是彻底断了他的路。”

    “这事后来的处理结果,是斯克莱塔被降级为4级特工发配去了档案室,然后在那儿提前退休。”弗瑞说完了之后,抬眼看着依然面无表情的黑寡妇:“现在我帮你解了这个惑了,你能够安心回去工作了吧?我听说马克雷克斯最近莫名多出了一名秘书。”

    娜塔莎没有做声,良久,她才抬起头来,轻轻的问:“她是因为什么事情被斯克莱塔揍成这个样子的?”

    弗瑞耸耸肩:“线索在这儿就断了,你也知道的,斯克莱塔的文件有一部分已经被销毁,再也找不到了。或许这就是其中一部分。”

    黑寡妇无言地盯着手中的文件。“我必须要找到她,尼克。”她忽然说,“我必须找到她,她可能救过我一命。”

评论(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