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厨SAM

微博@厨砸_TheGreaterFool 喜欢我的文就好了,请不要喜欢我

【教父】(黑手党AU,可能OOC)

第一章  起点(上)

    伊利诺伊州宁静的乡村,六月的天气才刚刚炎热起来。一座白色的小洋房,门前的草坪新修剪过,还散发着清新的草香。

    “我真的是好久没来奶奶的小屋了!”红发女孩儿一进门,脚上的小羊皮高跟鞋一前一后地被甩进了角落。跟着她进屋的中年男人笑意盈盈地摘下宽檐帽挂在门口的木头挂钩上,“我就知道你想这地方了,特意叫人打扫的。”

    可是他的话却只落在一阵“咚咚咚”的上楼梯声后,无人应答。中年人无奈地笑了笑,示意跟着来的弗兰西丝卡保姆将半成品食物都搬进厨房之后,才在长桌前坐下来,摆弄着手中精致的礼物。今天是尼克弗瑞的独女娜塔莎19岁生日,就算是芝加哥黑手党中最大家族的领导,也得抽出空闲来陪陪家人。

    远远地有汽车喇叭响起,男人立刻警惕地朝窗外看去,远处的守卫做手势说是自己人,他才摆摆手,示意放行。那车引擎的声音还没到门口,就又是一阵“咚咚咚”的声响,娜塔莎雀跃地从楼上跑下来,“肯定是希尔来了!”

    门打开,外面果然站着弗瑞的养女,玛利亚希尔。高高瘦瘦的女孩儿穿着印着“芝加哥大学”字样的套头衫,左手拎着蛋糕盒,右手抱着一大束鲜花,累得鼻尖都冒着汗珠。“生日快乐啊,Nat.”她一边说着,一边挤进门来。红发女孩儿立刻接过她手中的花,将脸埋进去深深地嗅了一口,转身向里面走去。希尔跟在后面,顺手将散落四方的两只高跟鞋摆好,两人一起走进客厅。

    “父亲!玛利亚来了。”娜塔莎欢天喜地的丢下一句,随手抓过墙角的空花瓶,转身就进了厨房。希尔看到坐在桌前的中年人,恭恭敬敬地喊了声“教父”,将手中的蛋糕盒放到桌上,端出里面缀满新鲜草莓的芝士蛋糕。

    “希尔也回来了啊,”弗瑞慈爱地笑了笑,“在学校怎么样?”

    “挺好的,这学期除了商科的课以外,我还选了一门编程,毕竟现在家里很多生意都在网上了嘛。”高个子的女孩儿回答道,“等下学期我就着手准备申请法学院。”

    “嗯,”男人满意地点点头,“你要记着,以后娜塔莎就要靠你了。”

    女孩儿垂下眼来,点点头,“我去拿盘子和刀叉。”

    “去吧。”弗瑞挥挥手,女孩儿转身就往厨房去了。

    希尔走进厨房,娜塔莎正在水池前,刚才的那一束鲜花都泡在清水之中,塑料包装纸扔在一边。女孩儿将它们一枝一枝地拣出来,修理去枯枝败叶,然后在根茎处剪开一个斜口,插进旁边的花瓶中。

    “嗨,弗兰西丝卡,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她凑到灶前,看五十多岁的保姆正熟练地将马苏里拉奶酪擦成丝。

    “你还记得我们上次在萨凡纳那家Vinnie's吃过的披萨吗?就是你后来老是提起的那个?我拜托一个佐治亚州来的同学特地帮我搞到了食谱,想叫弗兰西丝卡试着做做看。”红发的女孩抱着花瓶凑了过来,邀功似地说道。

    黑发女孩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抿着嘴笑了,宠溺地揉了揉女孩儿的头,“可是今天是你的生日啊,应该以你为主。”

    “谁叫你成天都在学校。就连周末都不回家,害我难得才能见你一次。”女孩儿不满地皱起鼻子。为了安全起见,教父安排了她在一所比较清静的私立学院读书,和玛利亚不在一处。

    “考法学院的压力太大了啊,”女孩儿叹了口气,“更何况我还要处理家族事务。”

    这时一直在旁边忙忙碌碌的弗兰西丝卡保姆轻咳了一声,端着一盆沙拉出去了。厨房里就只剩下了两人。

    娜塔莎的绿眼睛幽幽地盯着眼前人看了一会儿,才轻叹了一口气,转身继续打理那一堆鲜花。希尔明白她的意思,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能过去帮忙。

    “大伯对你还好吧?”女孩儿拾起一枝玫瑰,鲜红鲜红的,娇艳欲滴。

    “还不错,他教会我很多事情。”希尔点点头。她们说的是弗瑞同父异母的哥哥。因为是和妓女生的,所以从来也没有机会当上教父,不过倒是因为头脑灵活、手段多,成了现任教父的私人顾问,也就是所谓的军师。很多时候都是他带着玛利亚希尔四处奔波,处理家族中的各项事务。

    “那就好。”娜塔莎将花插进瓶中,转头冲旁边的女孩儿道:“好看吧?”

    希尔笑了笑,“好看。”然后说:“你先把花端出去,我拿了餐具就来。”

    “好的。”


评论(16)

热度(99)

  1. 不吃素会死斯基百合厨SAM 转载了此文字